现在的位置: 东莞网络营销网 > 网络资讯 > 正文
东莞中小企认为经济寒冬比2008年来得更早
2012年11月07日 网络资讯 ⁄ 共 6426字 暂无评论

       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,东莞似乎一夜之间逾越秋天,气温骤然降至初冬一般。高埗宝莲村博翔塑胶厂一楼的大狗,懒洋洋地卧在门口晒太阳,听到有来人,立即警觉地站起来大吠,声音在空旷的车间里回晃,过了几秒钟才有人应声走出来。

  这是2012年经济下行期的一家东莞普通中小企业,自从今年6月赶完最后一批圣诞订单之后,生产线就没有全开。工厂老板彭俊明和彭俊发两兄弟,现在的策略就是“先过冬”,而且感觉这个冬天比2008年风暴来得更长、更慢。这也是东莞众多制造型中小企业共同的感受。但他们也开始在寒冬里各自绸缪,期待下一个春天。

  “大约在冬季”

  博翔原本70%~80%的产品做出口,而今年欧美市场经济下行,大件商品卖不出去,作为“搭秤肉”的普通礼品市场随之萎缩。

  楼上那部分生产线在开动。远远能听见机器运作的声音,近看工人三五成行,分列站在不同的作业台旁,低头给颜色鲜艳的塑胶块儿安上零件,制成钥匙扣和其他物件。

  他们的神情不算紧迫,因为最赶的6月份已经过去了。在此之前的四五月,公司在网商平台上,每天有两三百人询问代工合作,几乎都是圣诞节的单子,也是一年之中最忙的时候。

  此外,博翔过半的订单来自一家长期客户。这座位于高埗健成工业区一片林立厂房间的小企业,创立于2006年,有着东莞制造最典型的特色:厂房简朴低调,却为世界知名品牌做代工。它的客户是日本迪士尼。

  弟弟彭俊发了解,PV C软胶、硅胶制品本就是一个低利润行业,普通礼品、授权产品以及圣诞订单是三大块市场。博翔原本70%~80%的产品做出口,而今年欧美市场经济下行,大件商品卖不出去,作为“搭秤肉”的普通礼品市场随之萎缩;单迪士尼的订单量就减少三成;圣诞订单也在6月之前交单送货,此时已经漂洋过海提前一两个月进入欧美的仓库。因此接下来的日子,“冬季”提前来临。

  这样的“季节感受”明显是整体性的。大朗凯邦化工圣诞节订单7、8月份就基本做完了,真正的旺季是5、6月份,往年产值一两千万,今年估计就只有1000来万。总经理吴凯往往从公司供应的胶水作为指向标,窥觑下游几个相关产业的经营状况。

  “家私的下降是最厉害的。我们生产的胶水最多是用于沙发,沙发行业的订单起码减少了20%———30%,行业上反馈回来的数据大抵如此。”他提起9月在广州、上海召开的国际家私展,竟然出现老外寥寥无几、很多展位空置的状况。

  自从今年6月赶完最后一批圣诞订单之后,很多企业生产线就没有全开。

陈勇在凤岗拥有一家年产值2000多万的鞋厂,今年总的订单比去年削减两成。它主要为外国品牌做代工,产品集中在欧美市场,原本从10月份到第二年4月的这个旺季,却因为欧美经济下滑旺不起来。“我还有个工厂是做鞋材的,辐射到其他的行业有皮包、箱包、手袋、鞋子、服装之类的。这些客户给我下的订单都要少很多,下降了20%-30%.”

  中小企业界对于“大约在冬季”的判断无疑达成共识,然而从感受上看,这个冬天尤其考验人。“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吧,来得快去得也快。2009年初还可以趁着前一年的惯性熬一会儿,到了四五月份我们也基本恢复订单了。”彭俊明感到今年这个冬天特别长,除了国际大环境的原因以外,企业的内在因素也开始暴露出来。

  价格的选择题

  “最大的影响来自价格。例如接到单子,做下来明明没利润甚至亏本,做不做?”彭俊明和他的同仁们,都不止一次遇到过类似的选择题。

  “最大的影响来自价格。例如接到单子,做下来明明没利润甚至亏本,做不做?”彭俊明和他的同仁们,都不止一次遇到过类似的选择题。

  厚街一家在淘宝上有直销店铺的服装企业,整个夏天主要以两位数的价格销售服装,其销售经理坦承,这段时间直销订单几乎都是“亏本赚吆喝”,就盼着熬到九月份秋装上市,通过秋冬装旺季订单将漏洞赚回来。“过去两年我们都是如此操作的。”(来源:南方都市报南都网

  吴凯则在跟国外公司打交道的过程中,看清了跨国公司的“嗜利性”和谈判能力更强。“不会给你让利多少,相反会利用中国目前经济的产能过剩,拼命压你的价。大家都为了抢饭吃,有的甚至不为了赚钱,就是为了养一帮人,最后就是恶性竞争。”他举个例子,本来5块钱的产品,有人愿意4块5就做下来,以此亏本吆喝,环境疲软就造成一些产能过剩的企业拼命去恶性竞争,到时会造成经济环境更恶劣。

  彭氏兄弟则表示不愿意冒这个险。“能够拿价格去拼市场的,都是有很强大资金实力的人,这会儿撑过去了,下会儿缓过来。”彭俊明摇摇头,叹息道,当年弟弟辞掉家乡湖南永州教师的工作,和在东莞做汽车配件的他一起,白手起家办起这家厂。

  公司2006年成立,算是赶上最好世道的尾巴,那时候“拼命地做,唯一担心的事是哪天没货了,怎么跟客户交代”。但2008年之后大环境一直起伏不定,公司虽然有500万至1000多万的产值,但资金储备尚不算充足,审慎起见不敢亏本赚吆喝。

  “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过个冬。按照客户要求打样算下来,能做的单子做,实在做不下的也没办法硬撑。”彭俊明说,塑胶产品一般都为客户量身定做,有两三块的行李牌,也有几十块的相框或者工艺杯子,世道好的时候毛利也只有10~15个百分点,现在压缩到5%.业内也在讨论,毛利再低就等于“自杀式生产”了,同时也会对同行业其他工厂造成“他杀”威胁。

  原料价格坐过山车

  “以前用料大手大脚,不知浪费多少,现在将边角料都要利用起来,节约用料才能进行有效的成本控制。”

  在毛利偏低的环境下,加工制造业产品价格所含成本中的最大比例,是原材料。

  “成本中大概30%-50%,用于原材料的购置。”彭俊明手中把玩着花花绿绿的迪士尼样品钥匙扣,日本订单对产品质量的严苛程度是出了名的,尤其是原料使用这一块检测颇为严格,要求使用的环保原料,价格在每吨15000元到13000元之间震荡,普通PV C也在每吨10000元到七八千元之间徘徊,增塑剂国内价格也从每吨12000元,到10月底调到13400元左右,各种化工产品涨跌平衡之下,两兄弟精打细算,从中留取过冬口粮。

  彭俊明调侃这个价格起伏的过程“很刺激”,受到油价影响,像过山车似的,从年初开始经历几番跌宕,最高的幅度都达到20%.

  万江天艺膜材的总经理罗奕魁,也明显感到最近因为PE价格的上涨,使得价格优势的空间降低,所以制定了最新的生产制度,要求工人必须节约用料:“以前用料大手大脚,不知浪费多少,现在将边角料都要利用起来,节约用料才能进行有效的成本控制。”

  在震荡的大环境下,有的企业为了生存,甚至避过原材料这个坎儿。宾雅华是一名曾在茶山生产PV C塑料粒的微型企业老板,投资上千万,高峰期月产五百吨,小日子还算滋润,可这两年来他经历的同业竞争尤其残酷,现在已经不得不转行了。

  用工成本增加

  鞋厂老板陈勇现在每月派出的工资也不少,一般的普通员工保底1800元,技术工保底2000-2500元。即使在订单收缩的情况下,他也担心年底之后,工资那么高也招不到人。

  彭氏兄弟为了过好这个冬,另一大举措是收缩人员规模,工厂原来有100多个工人,通过自然淘汰和裁员的方式,现在只留下五六十个。“尽量还是想让做得好的员工留下,但是大环境不好,得先保住厂的运行。”彭俊明说,现在工人的工资越来越高,连社保今年也涨了一百块一个人,与原材料比起来,用工成本只升不降。天艺膜材老板罗奕魁让财务一算,今年每月发工资的钱,比去年多出十几个百分点。

  吴凯最头疼的则是工人的流失:“就我工厂来说,现在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2500元,包吃包住买养老保险,我用在工人身上的平均一个人3000元,像我这种行业的就能做到。”凯邦化工本身工人不多,招工要求都是技术工程师,做化工的基本都是自动化。但用工上,当老板的第一要支付一个庞大的内部人工成本,第二面临行业内的竞争挖角,第三还要保证有足够的订单帮助工人发展。

  “劳动密集型企业在用工上面临更大的挑战。”吴凯了解到服装的人工成本更高,大朗是毛织重镇,毛织行业里有一些技术性强的工种,月薪已经高达7000元。

  这在东莞算是高薪了。然而工人是按计件制来算工资的,一旦工厂接不到单,工人就是没活干,不得不马上找其他工厂,有技术的工种大把老板要,就造成工人的流失。

  鞋厂老板陈勇现在每月开出的工资也不少,一般的普通员工保底1800元,技术工保底2000-2500元。即使在订单收缩的情况下,他也担心年底之后,工资那么高也招不到人:“我们公司还有政策,每介绍一个人过来的奖励500元,还报销路费,这样都招不到人。”

  为了解决用工问题,他只好把鞋厂开到湖南去,做成半成品再拉过来东莞完成出口。结果,湖南工厂虽然工资低了,但综合费用反而更多了。陈勇算了一笔账,一个小货车来回一趟运费都要3000多块钱,工厂的管理费用也成倍增加。

  同时在湖南开厂也面临不少问题,陈勇反馈,内地政府招商的时候有很多优惠政策,但机器设备一落地人一进场就不管了。还有很多额外的费用,电线要重新拉,水管要重新做,银行户口要在当地开。“但现在东莞招工太难了,内地虽然这么多问题,但被逼无奈还是得去。”

  反思生产模式

  “不过这一样有风险,如果宜家订单不给你做了,你就难做了。”吴凯的忧心,在彭俊明身上应验,迪士尼订单减少四五成,让企业觉得够呛。

  在企业调查中,对危机感受最为强烈的,几乎都是博翔这样典型的来料加工出口企业。这个直观反馈,也可以从黄埔海关公布的2012年9月东莞市进出口贸易方式总值表上反映出来。

  今年前三季度,东莞鲜有地出现个位数的进出口增幅。其中,来料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只有155.7亿美元,同比减少三成;出口方面,来料加工总额87.6亿美元,同比减少三分之一,9月份的同比降幅就有四分之一。这是九大贸易方式中,降幅最为严重的。而它目前仍然作为东莞中小企业重要的生产模式之一,寒冬可以想象。

  吴凯知道过去的好日子不复返了。他做化工差不多10年,2002年到2007年是最容易赚钱的时候,“原料倒进去,拿出来就是钱了”。那时候他不用担心订单,大把客户找上门,有时候忙不过来有些客户都不愿去搭理。

  “我们那时候流行一句话,如果你老板的企业是开在90年代的,说你没钱打死都不相信。”吴凯看到这种依赖出口的模式,现在还过得比较好的,用行话说就是“啃到了苹果”的,能够拿到美国苹果公司的代工订单,利润大、量大并且稳定。依次类推到“傍大款”的类型,有宜家、迪士尼订单的公司。

  “不过这一样有风险,如果宜家订单不给你做了,你就难做了。”吴凯的忧心,在彭俊明身上应验,迪士尼订单减少四五成,让企业觉得够呛。但是塑胶行业在东莞大大小小这么多厂,打品牌需要如此大的开销,O EM模式转变又那么艰难,博翔可以怎样做呢?

  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潮人彭俊发,从去年起开始谋划与内销大腕品牌的结合,争取到广东原创动力的授权,今年开始大量生产喜羊羊系列工艺礼品,现在还处于铺开阶段,已经在环境低迷的时候以国内订单稳住企业。

  危机中谋变

  “先保住企业健康成长,找准方向,等到过了冬再找机会做大做强。”

  彭俊明的总经理办公室书柜上,端端正正放着喜羊羊之父黄伟明给他的一个卡通签名,他时不时拿出来看看,也将中国市场上喜闻乐见的卡通形象,作为下一步市场拓展的方向。

  彭俊明也有一群在莞创业的朋友,一个带一个出来,几乎都集中在五金、塑胶行业,现在每次聚会的主题就是如何过冬,大家也各显神通。吴凯的朋友们也喜欢聚在一起喝茶,聊聊当下的惨淡,聊聊如何突围,他笑着说,“经济不好的时候,茶叶消耗是最大的。”

  南城兴图达塑料有限公司在寒冬中的日子却过得不错。“我十月份就完成了去年同期的订单,今年稳保增长30%.”女老总陈月娇创业两年,在金融风暴之后最艰难的时候起家,目前工厂100多人,产值只算是500万元以下的微型企业,这恰恰成为她活得滋润的优势。

  “我没傍任何大品牌,自己做iPhone套、三星手机套,哪个流行做哪个。”陈月娇形容自己就是船小好调头,灵活多样的产品用以适应市场变化,国内外都有产品批发。

  而产品定型一时不好调头的企业,也纷纷开始投向现代化生产模式。天艺膜材现在主要的生产都由自动化设备完成,整个工厂20多个人,年产值每年数百万,今年也在十月份做完去年同期订单量。彭俊明精简人手的计划,也是依靠投资自动化生产线得以实现。

  石碣一家电子、汽车配件厂总经理张先生,对于引入自动化生产算了一笔账:“机械手的动作越复杂越贵,也有一两万的机械手。可是请员工也贵,一个员工3000元,一年是3.6万。引入后我们的用工成本节省了30%.”

  港富井机器人老板梁想超已经着手做这个市场,前三季度的订单比去年略有增长:“东莞现在机械手的中小企业和小作坊都很多。我估计要有100多家,能上规模数得出来的也有20多家。现在,一些功能简易的机械手,门槛已经非常低,机械手的产业就像以前做鞋子那样,成了一个产业链条。”

  新兴生产方式的使用,也可以从海关宏观数据上看到。与来料加工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加工贸易进口设备的快速增长,虽然1~9月份进出口只有3.43亿美元的总额,但同比增长142.3%,环比增长163.0%.

  租赁贸易增长速度更是惊人。前三季度的进出口达到344.1万美元,是去年同比的近75倍,环比也增长了12.6倍。9月份进口达到30 .7万美元,但去年同期没有数据可比较,是典型的新型贸易方式,租赁对象主要是机电设备、运输设备以及大型设备设施等。

  彭氏兄弟对企业进行的生产改造,也是在严冬里进行自我完善的准备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这对从打工背景出身的兄弟,对于今天的大环境起伏还是持比较稳定的心态:“企业曾经从无到有,现在环境不好也不能怨天尤人。先保住企业健康成长,找准方向,等到过了冬再找机会做大做强。”他们的想法,反映了众多东莞中小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种种问题,却一直能够在浮沉中保持强劲生命力的心态。

  老板有话说

  企业曾经从无到有,现在环境不好也不能怨天尤人。先保住企业健康成长,找准方向,等到过了冬再找机会做大做强。

  ———高埗博翔塑胶总经理彭俊明

  2008年的金融危机来势汹汹,但是回涨很快。这次是温水煮青蛙。不知不觉就来了,可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才会走。

  ———石碣一家电子、汽配企业总经理张先生

  2008年全中国最痛苦的人就是老板。员工问四个问题:招工情况,休息几天,吃饭要不要钱,工资什么时候发。但老板问谁啊?老板没得问。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老板最苦,中小企业的老板没有人保护,最容易倒闭。

  ———鞋厂老板陈勇

  一些制造业企业正朝新的模式转变,有很多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港澳台制造业公司已经转变成了贸易公司。生产不做了,控制客户和研发,把加工的外包给中国国内的老板做,他可以免去很多的烦恼。

  ———东莞凯邦化工总经理吴凯

  过冬有啥招

  1傍内销大腕

  博翔塑胶厂:为世界知名品牌迪士尼做代工,过半订单来自该客户。

  过冬招数:从去年起开始谋划与内销大腕品牌的结合,争取到广东原创动力的授权,今年开始大量生产喜羊羊系列工艺礼品。

  要点:环境低迷时期以国内订单稳住企业。

  2产品灵活多样

  南城兴图达塑料有限公司:在金融风暴之后起家,目前工厂100多人,产值只算是500万元以下的微型企业,但十月份就完成了去年同期的订单,今年稳保增长30%.

  过冬招数:“没傍任何大品牌,自己做iPhone套、三星手机套,哪个流行做哪个。”女老板陈月娇形容自己就是船小好调头。

  要点:灵活多样的产品适应市场变化,国内外都有产品批发。

  3引入自动化生产

  石碣一家电子、汽车配件厂:原来请一个员工要3000元,一年是3.6万。

  过冬招数:总经理张先生称,引入机械手后用工成本节省了30%.

  要点:以现代化生产模式节约成本。


更多

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